病毒挥之不去,亏损、裁员、停飞……全球航空业何时能再度起飞?_航空公司

病毒挥之不去,亏损、裁员、停飞……全球航空业何时能再度起飞?_航空公司
原标题:病毒挥之不去,亏损、裁员、停飞……全球航空业何时能再度起飞? 编者按: 《海外头条》是创业邦推出的海外栏目,服务于广大创业人群,为他们提供专业、有启发性和实用性的海外讯息。 栏目通过分享优秀的行业热点文章,帮助创业者打开新思路,洞悉全球市场动向,掌握大企业背后的秘密。创业不应盲目,张开眼睛看世界,才能找到新风景。 5月17日,由于取消了95%的航班,且客流量无法短期大幅回升,加拿大航空公司决定裁员至少50%。 这不是个例。由于疫情冲击,全球旅游业受到了难以估量的影响,而航空业是受到余震影响的行业之一。 现在,超过40家主要航空公司已经停飞了所有航班,许多其他航空公司也暂停了超过90%的航班,这是前所未有的。 虽然当长途旅行恢复的时候,航空业一定会在某一时刻复苏。但什么时候、以什么方式、恢复到何种程度仍然无法断言。 本期推介文章来自福布斯《航空业何时才能恢复到冠状病毒爆发前的水平?》(When Will Aviation Return To Pre-Coronavirus Levels?),作者James Asquith探讨了这一问题。 作者提到,在全球停飞之前,航空业的财务状况就不好。 如今,超过90%的飞机停飞,大多数公司的收入更是几乎枯竭,欧洲领先的全球航空公司每小时亏损约100万美元,其中国际航班受到的打击最为严重。 最重要的问题是,大多数航空公司的绝大部分利润来自国际航班,许多国内航线如果上座率低于75%就会亏损。 此外,由于交通流量为零,机场和相关运营商也处于停滞状态,就连制造商也陷入严重危机。 然而航空公司仍然必须支付一些成本,比如维护、技术成本,甚至营销成本。 因此,为了降低成本,世界各地的航空公司目前只能暂时解雇员工或让他们休假,同时停飞飞机。然而,利润丰厚的夏季收入基本确定将会流失。 那么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,想要继续存活下来,要么有健康的现金储备,要么有巨额信贷额度,或者获得政府支持。 虽然强制关闭航空业是政府的决策,但如上所述,一些航空公司和制造商在危机前的状况就很差,如果政府只是简单地在行业范围内提供补贴根本不够。 一些航空公司只能选择接受国有化,比如意大利主要的航空公司意大利航空公司(Alitalia)。 这对来自贫穷国家的行业玩家来说不公平,对管理良好、盈利丰厚的航空公司也很不利。 这些公司虽然能靠自己的钱生存,但在危机过后,会发现很难再与接受救济的国有企业竞争。 因此,这是对航空业的一个威胁,几十年来民营航空企业的发展将急剧转向,可能会提早终结低成本航空旅行服务。 即使恢复正轨,到2021年,一些公司倒闭,一些被收购,航空公司数量减少,急需在航空业重新开放时把握住任何收入。 所以,作者认为,当国际航线重新开放时,为了刺激需求,初期票价可能会有很大的折扣。然而,未来几年,多重因素将导致机票实际价格上涨。 其一,还存活的公司必须尽快实现盈利;其二,很长一段时间人们都要保持远距离社交,需要控制飞机上座率。 除此之外,消费者们还有其他顾虑。比如,你可能需要花双倍价钱买机票,再花双倍时间完成安全检查和健康检查,从进入机场到登机的程序变得异常繁琐。 一些分析人士预测,甚至希望,一旦旅行限制放松,航空和旅游业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劲地反弹。 但在可预见的未来,出于各方考量,人们的需求根本不会达到以前的水平,国际流动何时能恢复的不确定性仍将继续给该行业带来压力。 作者回顾称,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之间是航空旅行的黄金时期,泛美航空(Pan Am)和环球航空(TWA)等公司制造了标志性的747大型喷气式飞机。 过去的15年可以说是航空旅行的第二个黄金时代,飞机上引入了丰富的功能,低成本航空公司开辟了低预算旅行市场。 在新冠病毒疫情之前,没有任何一段持续的时间内全球绝大多数飞机停飞的状况出现。 一个新的问题是,疫情缓解之后,国家之间的贸易保护主义可能会变得明显,这将阻碍全球化的发展,阻碍航空公司自由开辟新的甚至是维持已有航线的能力。 不过,如果说有一个行业能够适应冲击,那仍然会是航空业。 因为从气候变化的压力、维护和安全问题到劳工罢工,以及任何可能产生影响的外部因素,航空业已经习惯了应对大量的挑战,并一次次实现反弹。 只是这一次,复苏的时间将是最漫长的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